您的位置: 首页 >  敬事而信 >  正文内容

约会记_经典文章

来源:返回远古网    时间:2020-10-16




  1小安的眼睛停留在与木风的对话框中。对方发过来的最后一句话:杏园酒店8705。她没去想这个酒店在哪,也没去想自己是在干什么?她的眼睛始终盯着这个界面,久久的,突然眼睛里滚出一滴泪。那滴泪滴在她手机屏幕上,那么晶莹。到底是委曲还是痛苦,还是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感觉,一会儿很痛,一会仿佛放空。她用手指去抹那滴泪,顺着指尖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瞬间蒸发掉了,什么也看不见了。没有了。然后,她变得异常清醒了。仿佛一场急雨之后的树叶子,嫩的发亮。她用小指勾了勾桌上的那朵太阳花。太阳花,从来都是向着阳光的方向生长。这朵太阳花啊……为什么?缘起,我在人群中看到你,缘灭,我看到你在人群中。为什么?明知道是一场骗局,还依然选择相信。小安特别喜欢木风的头像,一片纯净的蓝色,没有任何杂色,你也可以认定它为白色、红色或其他任何一种你所想要的毫无杂质的色彩。这让她感觉到舒服。纯净的像婴儿的眼睛。手机震了一下。是木风发的酒店定位。她又重新点开木风的头像,多美。她做了一个决定。她要去赴这场约会。她从未做过这样的事。她指的是见一个虚拟世界里的人,她与木风也只是无意间抛出的一个漂流瓶。与木风统共到现在没聊上几句话。她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不知道对方的职业,也不知道对方的模样。好像木风对她也是同样,他们彼此并不知晓对方的任何信息。木风没有跟她说见面的时间。她看了看表,22:05分。2她的大白,她的大白这会儿还会想到她吗?客厅的餐桌上,整齐的放着两双碗筷。中间是一盘热了几次的饺子。不是说好了,要吃饺子吗?为什么一个电话就没有了踪影,连一句话都不留下,为什么说了以后要好好的,要好好的。小安从书架的最高层取下一个粉色的盒子,盒子里是大白去年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一顶可以戴着听音乐的帽子和手套。九月底的天气,哪里冷了?小安却很想戴上它。暖和了,真暖和呀。她还记得,去年圣诞节她就是戴着这顶帽子吃着一大串冰糖葫芦与大白俩个人傻傻的在大马路上压了半宿的马路,那天下雪了。她把雪团成小球,调皮的从大白的衣服领口塞进去,他们就像两个捣蛋的小学生,你塞我,我塞你,然后去吃火锅,火锅辣的要命,两人又是鼻涕又是眼泪。谁也不嫌谁糗。怎么就这么近,又这么远呢?大白曾经清晰地说过:“小安,我要娶你”这句话像梦呓。小安已经郑州市好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没有了给大白打电话的欲望了。半年多来,一切都变了。自从大年初四,楚丽从上海回到西安。小安不想知道大白现在跟谁在一起,大约是跟楚丽吧。因为她明显的看到大白接起电话说了一声:楚丽,怎么了?楚丽是大白的前女友。她也是后来从大白的好友毛豆那里听说的。俩个人从高中到大学。大学毕业那一年因为分手了。而她与大白呢,只是一次偶然的去往县城的车上相遇的。那时候,她从没想过大白真的可以做她的男朋友,而她那时候也感觉到了,或许大白并不喜欢她。可是,不喜欢为什么不说呢,不喜欢为什么还要将就呢?可能,人的欲望就是一个深渊,那时候小安只想跟大白认识,但是却越走越远,越远越深。两年了。她摸着这顶柔软的帽子,不知道怎么的就哭了。她没有去翻过大白的电话,她特别讨厌这样的行为。她选择相信大白,可是,大白呢?每次接到楚丽的电话都跑到阳台去。他又是在怕什么?小安冷笑了一声。这么几个小时,他们在一起做些什么,不重要了。都不重要了。除了上班必要时化妆外,平时小安很少化妆,但是今天,她想化个妆,让自己更精致一些。人说,因为一个人爱一座城,小安不是西安人,却爱上了西安。杏园酒店在西郊,打车半个小时就到。司机师傅开的很快。路上她看到一家叫红玫瑰的理发店,倒是挺有意思,怎么像回到几十年前了。那时候她们村子开的第一家舞厅就叫红玫瑰舞厅,街上的饭店叫红玫瑰饭店,服装店叫红玫瑰男女服饰。那时候她还只有7.8岁,在姥姥那里上小学。玫瑰,多漂亮,多温柔的一个词,怎么就被人蒙上了风尘的味道。她笑了一下。司机师傅说道:“美女,前面过了马路就是了”,司机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那个方向。“谢谢”出门前,她以为她会无比纠结,可现在,心里居然异常的平静。就像约会的并不是自己而是一个别的什么人。她,只是透过容器去观看的一个旁观者。小安过了马路,看见正在夜幕下闪烁的几个大字:“杏园酒店”酒店并不是那种装潢华丽的酒店,门口有喷泉,蹲着两头石狮子的那种。相反,只是在大厦的侧面置有霓虹闪烁的招牌,想必是为了让人找起来方便吧。一进去是一条有点长的过道,过道的两旁裱着一些风景画和一些抽象派画风的作品。柔柔的黄色的灯,给人一种家的感觉。走的尽头,豁然开朗。一座屏风,中国式屏风,很少见到了。服务员迎上来问话。小安问了电梯的位置。“左手边进去就是”“谢谢”小安迟疑了一会。她打开手机,并没有新的微信发来。如果他是个癫痫病治疗需要患者注意什么骗子,如果他是个罪犯,如果他是一个她根本想象不到的坏蛋,那她怎么办?她想到这里突然有些害怕。那么她当时又为什么要赴这场约会呢?是为了报复,为了报复大白,还是为了为难自己?多么可笑,又多么愚蠢。3叮咚。到了。出了电梯,她看到在临街的那一面有一大片空间,那里放置着一个小小的假山,还有一株含苞待放的荷花浅浅的摇着头,流水潺潺的声音。倒是别致。小安静静的看了一会。没有迟疑,她向8705房间走去。顺着8701往后,找到8705。深吸了一口气,门虚掩着,她还是敲了几下,无人应答。她叫了一声:“木风”房间是个套房。她看见一个约摸27.8岁左右男子的背影,他正坐在里间对着一台笔记本电脑。那男子好像没有感知到已经有人到了。小安又叫了一声“木风”那男子急忙站起来,抱歉的笑着说:“是安然?”小安的网名叫安然。“嗯”“我是木风”木风把小安让到檀香木桌子前坐下,小安才看清那人的长相,眼睛不大,单眼皮。头发的一侧挡住了左眼,也可能是角度问题。现在坐在桌前的两人都略显尴尬。“你,忙完了吗”小安道“喝点什么”木风道两人没想到都是同时开口。然后又看着彼此哈哈笑了。这一笑,倒让凝固的空气散开了。笑了的木风有一股大男孩的感觉。 “没事。我,没什么事,都忙完了,刚才在搞一个公司的策划” “哦,你是搞策划的”小安疑惑的问。转而又想,我管他是什么职业干嘛。 “嗯,算是吧。你呢”“销售”小安随口说道,其实她本来想说自己是搞行政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就随口说了声销售。小安本以为对方会再细问哪个行业,销售什么。其实这些都不重要,也是没话找话而已。只见木风点了点头,说道:“喝点什么?茶、咖啡、红酒”小安摇摇头,突然搞不清自己此来的目的。难道就是大晚上跟一个陌生人在这里聊一些无聊的话题吗?“嗯”?木风又问了一声“开水吧”“个性的女孩”小安不知道木风是在夸她还是干嘛,她笑笑没说话。 木风可能看到安然的顾虑或者紧张。说道:“你是第一次吗”小安吃惊又不解的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在问什么?第一次见网友,还是问自己是不是第一次。木风看着紧张的小安,笑道:“你以前有没有像这样跟陌生人见过面”小安突然脸一红。说道:“没见过”木风把一个青白色的杯子轻轻放到小安跟前,她发现他的手特别修长,好看。倒不像一个男人的手。他给她倒上茶。那茶杯很小,可能仅容一湛江市幼儿癫痫病医院口吧。小安对茶道这些并不懂。木风说:“这茶不错,尝尝”小安看着清澈的散发着淡淡香气的杯子,她突然不想呆在这里了。她为什么要呆到这里呢。她给自己的理由是什么?她想回到那个房间,尽管那个房间冰凉的没有温度。她还是想在那个房间等大白回来。小安没有动那个茶杯。她叫了一声:“木风”电话响了。木风的电话。木风站起来。他个子很高,1.88左右。木风是在里间接的电话。小安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他把声音压的很低。小安心里害怕,就这么走掉吧,还是等他接完电话就告辞。只是,沉思的小安被一声怒吼吓到了:“妈,你别再逼我了,我求你了,就算我求你了,好不好”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木风挂了电话,忽然像被人抽去了力气般,蹲了下来。小安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跟刚才沉著的他判若两人。他是怎么了?小安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惭愧。她轻轻的叫了一声:“木风,你没事吧,发生什么事了”对方没有回应她。她不知道是该过去,还是不该过去。有时候有的事,只有自己想通了,才是想通了,你不是当事人,永远体会不到当事人的处境与想法。就算你无限接近对方的思想,也只是接近而已。从来没什么感同身受。但小安还是过去了。她拍拍木风的肩膀说道:“木风,你,你没事吧”木风把头压的很低,声音有些沙哑道“没事”半晌,木风才问了一句:“安然,你说,人活着为了什么”小安被他的问题吓了一跳。其实,她也曾无数次想过人活着为了什么,可是她想到了吗? “木风,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本来小安是打算告辞的。原来,就像别人所说的,每个人都活的不易,只是每个人的不易不同而已。她看着木风的样子,突然生出无限的怜悯。她知道一个男人,是痛苦到何种地步才会流泪。但是她也确信,她并没有爱上这个男人。有一种感觉,好像在苍凉的夜幕下,两个陌生而冰冷的灵魂在游荡,没有方向。而他们不会相叠,又不会远离,始终有一段说不清的距离。小安不想用同病相怜来形容,必竟,这世界上令人痛苦的事太多了,比他们痛苦的人也太多了,只是正好他们从陌生人到认识,连朋友都谈不上,也不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如果说从小安踏进这个房门的时候有些恐惧和不安,那么这时候她已经不再害怕了。她觉得这个男人所有的情感都是一个人最真实的情感,没有造作。小安摸了摸那杯茶,尚有余温,递给木风。 “其实,你刚问我,人为什么活着,我曾经想过很多次,但是小儿癫痫病的中药方我依然没有答案,或者说这个问题本身是没有意义的”木风没有答话。他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包烟,准备吸来着。又看了一眼小安,便把烟收了起来。小安想,他大约是个好男人,只是不知道遇到什么事了。空气很安静。4小安翻看自己的手机,没有微信,没有未接来电,什么都没有,而现在已经超过00:00了。而她的大白此时定是还没有回家,否则怎么连个电话都没有。想到这里,小安心里一阵难过。她还是忍不住翻到那个电话号码,对着电话号码,像是下定决心似的,拨了出去。她还是管不住自己。可是她听到了一个伤心的声音:“您拨的电话已关机”小安仰起头,她极力让自己的声音表现的正常,然后坚定地说道:“木风,我们开始吧”,她说完这句话,轻轻的闭上眼睛,她能感觉到木风在一步一步的接近她,她能闻到从他身上传过来的男子的气息,她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一双有力的手臂抱住了她,并温柔的抚摸她的头发。这感觉好熟悉,让她生出一种错觉。她把头抵在他的肩头。他的肩很宽,让她安心。但是她不想抬头。他感觉到木风的吻落在她的发间。他就这样抱着她,等待他的下一步动作,却没有等到,就是这样抱着。小安叫了声“木-风”小安哭了。她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安然,饿不饿” 小安摇摇头。“你先休息会,我下去买点吃的”木风走了,房间里冷冷清清。最害怕突然就这样安静下来。她搞不清自己为什么要来,但是那时候她分明是不想呆到那个房间的。她再一次拨通了大白的电话。亦复如是。可能,心死了,也就自由了。她给木风发微信:“什么时候回来”没过多久,收到木风的微信:“安然,好好休息。我有点事儿”接着是一个晚安的表情。小安看着这句话,说不上来是失落还是高兴。她本来想发生点什么,真的想发生点什么的。想到这里,她对自己鄙夷的一笑。第二天,阳光尚好。她第一时间翻开手机,没有未接来电。为什么,明知道不可能存在的事,还要苦苦追寻?人就是这样,不撞南墙不回头,但是她,撞了南墙会回头吗?这一天,像做了一场梦。不,人本来就在梦中,又怎么能说做了一场梦呢?本来都是来赴一场约会,每个人都是如此。小安突然想到秋季的香山,漫山遍野的烂漫是何等的俊俏。她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处公园,很多人来这里晨练。远远的,有一对满头银发的老人手牵着手,美极了。她想到:时光总有一天会将你我拆散,可是,即便如此,在那个时刻之前,也让我们在一起吧。

上一篇: 读书与书架

下一篇: 我(700字)_作文

© zw.iumft.com  返回远古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