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机甲骑士 >  正文内容

她为别的男人,要干掉自家老公_情感文章

来源:返回远古网    时间:2020-10-16




  我们不是初遇而是重逢

  1

  “你也别说我欺负你,人嘛,本就这样,弱肉强食,我今日就是明明白白欺负你了!哼!”

  程诺松开那店家,微仰着头,脆声说道。

  “走,小祐子,咱们上楼,到雅间喝酒去!“

  程诺率先朝楼上走去.

  朱皓祐跟着她身后,一双丹凤眼全是笑,神清气爽地跟着她后面。

  二楼雅间环境别致,每间屋子都有拉琴唱曲儿的姑娘。

  程诺大剌剌坐下,一挥手让那姑娘下去。

  店小二将好酒好菜上来后,程诺端起一碗酒,一口气喝完。

  “爽!好些日子没喝了,天天想着念着,今儿个正好遇到你,咱俩喝个痛快!”

  “程诺,我也想着念着你呢,可我姐姐不让我见你,也不让我出门,这次我还是偷跑出来的。”

  “为甚么?”程诺品着酒,随口问道。

  “因为啊,“朱皓祐压低声音道:”因为我是前朝太子,我姐姐说将来我就是皇帝。“

  程诺一口酒差点儿喷出来,转过头看着一本正经的朱皓祐,怎么看都那么不正经。

  2

  她虽然知道朱霓裳想要和朝廷做对,可不过就是一个杀手组织,怎么可能是皇族血统?

  程诺不屑地撇撇嘴,“看不出你背景这么深呐!那我岂不是在和将来的皇帝喝酒?”

  说着她自己忍不住先笑了,端起碗和他碰了碰。

  “是真的,一开始我也不信,但我姐姐说了好多朝中的大官,还有江湖上很厉害的人,都是她的人,我姐姐从不乱说的,她说是,就一定是。“

  他越说的神秘兮兮,程诺越是不信,打断他,“我问你,你那三个师父呢?他们把段若湛送走了吧?“

  “谁是段若湛?我被狮子抓伤后就没再见过我那三个师父,他们也没来找我。“

  “哦,那应该是送走了,“程诺苦笑地摇摇头,原来自己还哈尔滨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是如此挂念着他。

  ”不说啦,来,小祐子,我们喝酒!“

  两人一连喝了两坛酒,醉意朦胧。

  朱皓祐搭着程诺的肩膀道:“等我做了皇帝,就封你做我的皇后。“

  程诺喜欢喝酒,但极少喝这么多。

  自父母死后,她强忍着难受,面上若无其事,其实内心凄惶,此时当真是借酒消愁愁更愁。

  她眯着眼,问:“做皇后有什么好处?能让我爹娘活过来么?“

  朱皓祐摇摇头,他没有内力,酒力上头,眼睛都有些直,摇着头道:“不能。”

  “能让若湛喜欢我么?”

  朱皓祐怔了怔,脑子有些不好使,依旧摇摇头,“不能,你是我的皇后,旁人不能喜欢你。”

  程诺闭上眼,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那我做皇后干什么?“

  3

  雅间并不隔音,在他们旁边的屋内,坐着一个独自喝酒的男人。

  桌子上放的一把剑通体赤金,一看便知非同一般。

  他的房内也没留唱曲儿的姑娘,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从隔壁房内传来的交谈声让他的脸凝成一团寒铁。

  他实在是太过震惊,前朝太子……不可能,他早命丧当年的老毒翁手中。

  可他此行奉旨收集到的情报又证实,确有前朝余孽在做祟,是真是假,他都要探个究竟。

  待程诺二人走出酒馆,晃悠悠走进一条僻静巷子时,他握着剑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程诺醉笑一声,直直朝那人倒去。

  那人当是她是醉酒迷糊,身形一动,想要侧身躲开,程诺施了千斤顶,足下不动,身体随着他动。

  “啪!”那人脸上一阵火辣,程诺已是打了他一耳光。

  这人狂怒,挥剑朝她刺来,程诺足下生风,绕着他转,他不得不跟着她绕圈圈,可如何也追不上她。

  程诺见他满脸通红,忽地止步,在他腰间大穴一点,他便一动不能动。

  “还要打劫我?先让我看看你身上有什么好东西!”<南阳市羊羔疯医院在线免费咨询/p>

  程诺在他身上一探,一个小包袱落入她手。

  几样金银财宝,一封信件,另有一把短刀,上面镶嵌着红宝石。

  4

  程诺“咦”的一声,这把刀和她在青天寨发现的那把宝刀一模一样,只不过这上面是红宝石。

  她疑惑地望了望眼前的人,接着打开那张信件,愈看愈是心惊,这上面写道江湖中的一个叫无心阁的组织,和朝廷官员、江湖大派都有勾结,日前已是摸清他们的几处地点……

  “你是朝廷的人?快说,你想做什么?“程诺冷声问道,她虽不喜与无心阁苟同,可她更是恨朝廷。

  那人却是不看程诺,眼睛死死盯着朱皓祐,依稀这张人脸和记忆中的脸重合。

  “你叫什么名字?”他沉声问朱皓祐。

  “你管我叫什么,你是不是想找我姐姐的麻烦,我告诉你,我姐姐厉害着呢……”

  “呆子,说那么多干什么?此人绝不能留。”

  程诺点开他的穴道,朗声道:“我让你现在就逃命,我数三声,你能逃走,算你命好,逃不走,也怪不得我。”

  那人见识过程诺的厉害,提身便跑,程诺“三”字刚落,她手中拿着的一颗珍珠直朝那人射去,正中后脑,登时死去。

  5

  浅灰色的云霞逐渐变的通红,这日便是青天寨的练兵日。

  陆子元在上面望着下方整齐的队列,忍不住豪情万丈,说了些激励兄弟们的话。

  这时四当家站出来,乐呵呵地大声道:“尊主,四弟向你讨个人,我看上嫂子身边的云霞啦,还望尊主成全,让四弟娶了云霞!”

  他因为云霞终于答应自己,心情大好,对陆子元说话恭恭敬敬。

  想着陆子元定是满口答应,并做主给自己大大操办一场。

  不料,陆子元脸色乍然变得阴霾密布,厉声喝道:“四当家,你也知这云霞是你嫂子的人,还这样无理蛮横地讨要,你说看上谁便要谁,这青天寨哪能轮得上你胡闹!”

  四当家笑意一点点消失,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看了看一众兄弟望着他吉林有专门看癫痫的医院吗看笑话,气的指着陆子元道:

  “我老四要个女人怎么地?若不是尊重你,给你讨要,我直接就收了,陆尊主,你凭良心说你做的地不地道?我对你怎么样?你能有今天,可都是兄弟我……”

  “老四!“陆子元猛地抬眼,眸中的精光寒气森森。

  四当家不由的一凛,重重的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6

  午饭过后,杨灵独自到金鱼池旁喂鱼,她在等着四当家。

  他每日要到陆子元的练功房,提着一个大盒子给郑乾送吃的,必经之路便是这满塘金鱼的池子。

  四当家远远看见她,冷哼一声,便要走开,他恼那陆子元,连带着他的女人也瞧着生气。

  “四弟,你来。”杨灵轻声喊道。

  四当家不情愿地走过去,“叫我什么事,赶紧说,我忙的很。”

  “四弟,多大的事有你的命重要?”

  “你这娘们,别当自己上了那姓陆的床就上天了,我告儿你,哼,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先管好自个儿的命吧!”

  这四当家和陆子元合谋把郑乾囚禁起来,骗过众人,说他下山去了,连他的义妹杨灵也是瞒着的。

  这陆子元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非得让那郑乾受尽羞辱才罢休,可这给郑乾送饭得活儿可就落在他身上。

  他满以为自此和陆子元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有了共同的秘密,同穿一条裤子,没想到这陆子元却对他这般苛薄,让他一肚子恼火。

  真想给杨灵说说,让陆子元的女人恨上他!

  “四弟,云霞是我的小姐妹,我看你和她好一场,这才来救你,你赶紧逃吧,我亲耳听尊主安排人要除了你,说你目无遵纪,对他不敬,还要因为什么练功房里的那个人杀你灭口……我也听不明白,什么练功房中人,只知是对你大大不利,趁机出来告诉你。”

  杨灵秀气的大眼睛,又是温柔,又是焦急,说话虽是紧迫之事,却轻轻柔柔,似要说到人心里去。

  四当家深吸一口气,脸上的肉抖动,当他听到杨灵说因练功房里的人杀他灭口时,就已信了大半。

患有母猪疯该怎么治疗>  除了陆子元亲口说此事,断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又看杨灵对自己关切的眼神,声音更是钻进了心里,脑子里。

  怪不得,这些日子,陆子元看他处处不顺眼,连收一个丫鬟都不让,原来早存了除他的心!

  他自知打不过陆子元,心思更是玩不过,留在此地定是死路一条,可真的就这样逃走么?他能去哪里?

  杨灵见他脸色凝重,突然眼泪盈眶,泪珠滚落,带着哭音道:

  “四当家,实不相瞒,我对你说这些,也是存了私心的,我也恨那陆子元,他表面对我好,可被地里却是打我骂我,你看我胳膊上的伤。”

  杨灵露出一截白臂,上面满是抓痕,她接着道:

  “四当家,我恨不得杀了他,可又杀不了他,你逃的时候带上我吧。”

  四当家心里又满是杨灵的一句话:我恨不得杀了他。

  杀了陆子元?

  他看向杨灵,冷声道:“我们可以杀了他。“

  杨灵睁大眼睛,似乎为这一句话大惊失色。

  “你是他房中的女人,他自是不戒备,我们联手肯定能杀了他,今晚上,我假装去他房中说事,你想办法让他无力,剩下的交给我。“

  “这是一截迷香蜡烛,是西域货,你提前燃上。“

  四当家脑中一动了这个念头,头脑突然变的机灵起来,迅速想到可以和杨灵联手。

  陆子元可以把郑乾弄倒,取而代之,我为啥不可?

  天天在这姓陆的手下受那鸟气,想想就不痛快!

  他打定主意后,计划像是本来就在他脑中一样,直觉得是自个儿走了出来。

  实则是杨灵一步步的言语暗示,任谁都会想到和敌人的亲近之人联手,定能除之。

  未完待续

  相遇是缘。

  每一个在看我都当作了喜欢

  嗷嗷嗷~

  今天郑老大还是木有粗来,计划赶不上变化,计划要徐徐图之,明天肯定是出来啦,然后然后……

© zw.iumft.com  返回远古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