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凿斯池也 >  正文内容

底线_经典美文

来源:返回远古网    时间:2020-10-16




  高考结束那天,张然的父母终于离婚了。

  原因很简单,感情不合。

  张然不觉得意外,能拖这么多年才离,简直是奇迹。

  从记事起,张然就活在父母的阴影里。

  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他挨打更是家常便饭。

  为了不影响张然高考,父母从未提过离婚的事,说是为他好。

  可父母不知道,这十七年给张然带来多少伤害。

  如果可以,张然宁愿父母早点离婚,他也不会时时刻刻都活在痛苦中。

  02

  父母失败差劲的婚姻,对张然来说, 每天都是煎熬。

  而他们吵架的一切根源就是——钱。

  父亲是普通工人,工资勉强持家用。

  母亲却唯独爱自己,买衣服,花钱打扮,从不顾家。

  他们爆发的最大冲突是在张然十岁的时候。

  工厂裁员父亲被迫下岗,没有收入来源,家变得不再是家了。

  那天晚上,父母吵架声势浩大,家里的大件物品被砸的一件不剩。

  “生了那小兔崽子后,就没挣过一分钱回来,一群白眼狼天天在家等我,以后都去吃屎去吧!”

  父亲恶毒的谩骂着,将张然从沙发后面拎出来。

  巴掌狠狠的落下,发泄自己心里的怨气。

  张然没有哭出声,也没有躲避,他习惯了,每次吵架父母的矛头都会指向他。

  比起挨打,父亲的话就像刻刀一样,将张然的胸口狠狠的划开,扒开伤口还要撒上一把盐。

  十岁,他不知道绝望是什么,但他想着死了可能会没有那些痛苦和烦恼。

  03

  那次吵架以邻居报警而结束。

  后来父亲开始打零工,手头有钱就去喝酒、打牌,经常的夜不归宿。

  母亲也找了工作,可挣到的钱几乎全花在自己身上。

  衣服、包包、化妆品,打扮的时尚靓丽,说是对生活的追求。

  张然逐渐长大,父母武汉治疗癫痫去哪里才好的吵架次数变少了。

  却像仇人一样,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老死不相往未。

  学费、生活费,父母从来都是相互推脱。

  “没钱,找你爸去要。”

  “你妈生的你,找她去。”

  张然有过无数次放弃上学的念头,有过无数次离家出走的想法。

  他跑的最远一次是离家十公里外的火车站,被爷爷奶奶找了回去。

  此后,张然便和爷爷奶奶在乡下生活。

  初中,高中,一年也就见父母三四面。

  以至于,对父母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岁的时候。

  吵架,打架,整天的喋喋不休 。

  如果他们早点离婚,小时候会不会过得更容易些。

  04

  高考前一个月。

  父母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的转变,开始关注他的成绩。

  第一次,父母主动将他接回那个陌生的家。

  父亲找张然谈话,希望他高考全力发挥,争取考个好大学。

  母亲嘘寒问暖,经常做一大桌可口的饭菜,却没有一道张然喜欢吃的。

  小时候被虐待、抛弃,给他留下难以磨灭的心里阴影。

  他既不说话,也不表态,每天上下学。

  这个家张然感觉不到温暖,甚至每当看到客厅的沙发,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高考后,父母终于摊牌了。

  离婚,但抚养权他们相互推脱给对方。

  张然终于明白了,这一月来父母对自己的好,只希望不成为他们的拖油瓶。

  最怕这突如其来的关心,张然终于明白这句的意义。

  05

  法院将张然的监护权判给了父亲,双方共同出抚养费,直到他成年。

  但张然已经十七岁了,再过一年父母就有理由将他彻底甩开。

  事实上,他们的确这样做了。

  高考落榜毫无悬念,这样的家庭,张然从未将心思放在学习上。

  他只想快点长大,逃离父母,讨论这个令他伤心绝望的地叔叔患有癫痫病5年,请问要怎么治疗这种病呢?方。

  在爷爷奶奶家住了一段时间,张然便同村里的人外出广州打工了。

  还未成年,他只能去小饭馆做工,勉强混个温饱。

  半年过去了,父母都重新组建了家庭,张然则彻底的被遗忘了。

  06

  马东说:心里有很多苦的人,只要一丝甜就能填满了。

  对张然来说,遇到她之前 ,每一天都是苦的。

  或许是受父母的影响,张然看似沉默寡言,脾气却很暴躁。

  在餐馆打工时的某天,有食客故意在饭菜里放蟑螂找茬,要求索赔。

  张然看的清清楚楚,想要上去理论,却被一群人骂的无法还口。

  长期的压抑,突然间爆发。

  刚成年的张然,发起狠来拦都拦不住,结果将一人打的倒地不起。

  直到警察赶来,监控录像拍到是那些食客故意往菜里放蟑螂。

  处理结果是赔偿医药费事情就算了结,餐馆老板看张然可怜便掏了钱。

  但他也被辞退了,尽管这件事错不在张然。

  失去工作,张然只能露宿街头。

  他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07

  “没吃午饭吧,我请你吃麦当劳啊!”

  直到这个声音的出现,那张笑脸至今难以忘怀。

  刘雪,是超市的收银员,已经辍学,替家里看管超市。

  张然经常来这里买日用品,虽然认识,却没怎么说过话。

  餐馆的工作丢了后,他在附近徘徊好几天都没找到活,身上的钱也花完了。

  “知道你没钱,我请客。”

  刘雪说着将超市关了,带着张然去麦当劳店。

  美味的汉堡,张然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刘雪坐在对面,笑起来很温暖。

  多年之后,每每回忆起那个汉堡,张然还清晰的记得那种特别的味道。

  他就像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在这世上,总得努力抓住点什么,才能证明自己活着。

  刘雪就是那个她想要拼命抓住的人。<河南权威的中医羊羔疯医院/p>

  08

  超市缺个理货员,张然被叫来上班。

  刘雪的父母忙于生意,顾不上超市,也就同意了。

  晚上张然住在超市顺便值夜班,早上刘雪会将做好的饭送过来。

  相处时间长了,两人相互信任,也会倾诉生活的苦。

  张然小时候悲惨经历,直到现在还无法走出那种阴影。

  刘雪一直安慰他,鼓励他,否则张然都不知该如何从这种情绪里逃出来。

  其实,他们都是被父母放逐的孩子,只能互相抱团取暖。

  刘雪的父母每天忙于生意,很少着家,也很少管她。

  就这样,一年时间很快过去了。

  他们已确立了恋爱关系。

  张然总是搂着刘雪说:“以后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家,一个真正属于你自己的家。”

  可冷静下来,又开始焦虑,恐慌。

  结婚后每天争吵不休该怎么办,他害怕活成父母的样子。

  09

  很快,这段恋情被刘雪的母亲发现了。

  非但没有阻止,还同意他们在一起。

  超市的生意一直不错,张然在工作之余学习了运营管理。

  两年之后,超市开了家分店,由他负责管理。

  刘雪的父亲看到张然有经商的才能,很是赏识。

  生活进入正轨,张然不必再为一口饱饭而奔波,日子归于平静。

  他们的感情越来越好,但偶尔也会吵架,也会闹分手。

  有次因为超市经营的问题,两人意见不合,张然很罕见的发怒了。

  “要不是我拼死拼活付出,超市能有今天的规模,到头来我只不过是个外人。”

  刘雪被吓到了,从来不知道张然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对不起,我…我只是控制不住自己。”

  张然很快清醒,也道歉了。

  看到那愧疚而惶恐的眼神,刘雪选择原谅了张然。

  她知道张然小时候受了太多的苦。

  张然却无法原谅自己,只要癫痫病能否能治愈做噩梦,都是父母无休止的争吵 ,他实在受够了。

  以后的生活要是变成那样,他宁愿这辈子都不结婚。

  10

  两年后,麦当劳店里。

  两人靠窗而坐,五年,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没吃饭吧,我请你吃麦当劳啊。”

  刘雪笑着说道,眼神是那么温暖。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话,张然却不再是那个落魄少年了。

  “这么多年…要不是你的陪伴,我可能…”

  张然紧紧的握住刘雪的手,眼神真诚而坚定。

  “我们结婚吧!”

  刘雪淡淡的说道,情绪没有任何波动,像是深思熟虑过了。

  毋庸置疑,她是爱张然的。

  结婚,给他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家,或许能忘记小时候受到的伤痛。

  “我们分手吧……对……对不起。”

  张然结巴着,像是在做艰难的抉择。

  “为什么?”

  刘雪瞬间从座位站了起来,质问道。

  她想过张然会拒绝,这不是第一次了,可为什么要分手。

  难道他不爱自己,五年的感情,到头来什么都不是?

  11

  “我……我害怕控制不住自己,我不想伤害你。”

  “小雪,我始终无法从父母的阴影走出来,我害怕。”

  张然哭着,哀求着,他不想放弃这段感情。

  可父母的失败婚姻,受伤最深的就是他。

  张然不想一辈子都活在恐惧中,他是恐婚,但无能无力。

  “张然…自己吃个够吧!”

  刘雪将汉堡扔在张然的脸上,哭着冲出了店内。

  张然仍在坐在远处,他没有去追,放手或许是最好的办法。

  他颤抖的双手捡起汉堡,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泪水夹杂着酱汁,脸上抹到处都是,那熟悉的味道这辈子吃不到了。

  那个他想要拼命抓住的人,终究被他亲手推开。

© zw.iumft.com  返回远古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