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机甲骑士 >  正文内容

博尔赫斯写的诗精选

来源:返回远古网    时间:2020-09-24




  博尔赫斯1899年8月24日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中心图库曼大街840号一英裔律师家庭。父亲豪尔赫·吉列尔莫·博尔赫斯(1874-1938)是位律师,兼任现代语言师范学校心理学教师,精通英语,拥有各种文本的大量藏书;母亲莱昂诺尔·阿塞维多(1876-1975)出身望族,婚后操持家务,但也博览群书,通晓英语;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博尔赫斯写的诗,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博尔赫斯写的诗1

  离别

  在我的爱人与我之间必将竖起

  三百个长夜如三百道高墙

  而大海会是我们中间的魔法一场。

  时间残忍的手将要撕碎

  荆棘般刺满我胸膛的街道。

  什么也不会有了,除了回忆。

  (哦悲伤赋予的黄昏,

  渴望见到你的黑夜,

  颓丧的原野,苍凉的天空

  在水潭深处蒙受耻辱

  如一位坠落的天使……

  还有你的生命为我的向往增辉

  还有那荒凉而又快乐的街巷

  今天在我爱情的光辉中闪耀……)

  如同一座雕像决定了一切

  没有了你会使更多的原野悲伤。

  博尔赫斯写的诗2

  一切墓碑上的铭文

  不要让鲁莽的大理石

  喋喋不休,冒险地违背遗忘的全能。

怎样知道自己得了癫痫病?2em; text-align: left;">  没完没了地回忆

  名字,声誉,事件,出生地。

  这么多玻璃珠宝最好由黑暗评判

  人既沉默,大理石也无需开口。

  逝去的生命的本质

  ——颤抖的希望,

  悲痛的无情奇迹和物欲的惊奇

  将长存不灭。

  专横的灵魂盲目地追求永生

  这时他在别的生命中得到了保证,

  这时侯你自己就是那些不曾生活在

  你的时代的人们具体的延续

  而别人将是(现在也是)你在尘世的不死。

  博尔赫斯写的诗3

  陌生的街

  鸽子的幽冥

  希伯来人如此称呼傍晚的开始

  此刻阴影尚未把脚步阻挡

  而黑夜的来临被察觉

  如期待中的一曲音乐,

  不是作为我们本质上无足轻重的一个象征。

  在那个光线微暗如沙的时辰

  我的脚步遇到一条不认识的街道,

  开向那高贵而宽阔的平台,

  在屋檐与墙亘间展现出

  温柔的色彩,仿佛那天空本身

原发性癫痫的病因align: left;">  正在把背景震撼。

  一切——简朴房舍的真诚的平凡,

  矮柱和门环的戏谑,

  阳台上也许是一位少女的希望——

  深入我空虚的心

  有着一滴水的清澈。

  也许正是那唯一的时辰

  以魔力抬高了那条街道,

  赋予她温柔的特权,

  令它真实如一个传说或一行诗;

  无疑我感到了它远远地临近

  仿佛回忆,它精疲力尽

  只因是来自灵魂的深处。

  亲切而又刻骨铭心的

  是明朗街道的奇迹

  而只是在往后

  我才明白那地方与我无关,

  每一间房舍都是一台烛台

  芸芸众生在烛台上燃烧着孤单的火焰,

  而我们不假思索的每一步

  都在迈过别人的各各他①。

  博尔赫斯写的诗4

  里科莱塔

  这么多昂贵的证据,尘土

  使我们相信难免一死,

  我们放慢脚步,压低嗓音

  走过一列列缓慢的墓碑

晚期癫痫病患者会出现哪些症状style="text-indent: 2em; text-align: left;">  它们阴影与大理石的修辞学

  允诺或预示了那备受向往的

  成为死者的光荣。

  苍苍的坟墓是美的,

  贫乏的拉丁语和末日的锁环,

  大理石与花朵的会合点,

  凉爽如庭院的空地

  和历史的数不清的昨天

  如今是凝滞的、唯一的。

  我们将这宁静混同于死亡

  并且相信我们渴望结束自己

  尽管只是渴望睡梦与冷漠。

  在刀与激情中振颤,

  在常春藤中沉睡,

  惟有生命存在,

  空间与时间是它的轮廓,

  是心灵的魔法的工具,

  而当生命熄灭,

  空间,时间,死亡随之而去,

  就像光明终止

  镜中的幻影也就消逝

  它早已在黄昏黯然失色。

  树木温柔的荫影,

  载送飞鸟,摇荡枝条的微风,

  迷失于别的灵魂的灵魂,

  有时候它们停止存在就是一个奇迹,

  不可思议的奇迹,

小孩癫痫要紧不?怎么治疗?ext-indent: 2em; text-align: left;">  尽管它臆想中的再生

  以恐怖沾污了我们的日子。

  我在里科莱塔把这一切沉思,

  在我的灰烬安放的地方。

  博尔赫斯写的诗5

  墓志铭

  他的勇武越过了安第斯山脉。

  他曾与群山和军队交战。

  豪气长存,他的剑已习以为常。

  在胡宁他给那次战役带来一个幸运的结局

  用西班牙人的鲜血染红了秘鲁的长矛。

  他书写下战功的册页

  这散文像吹响战歌的小号一样坚定。

  他被残酷无情的流放包围着死去了。

  如今他是一摊尘土与光荣。



博尔赫斯写的诗精选相关文章:

© zw.iumft.com  返回远古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